是木棉啊

可拆可逆,生冷不忌。
只会搞搞同人,还懒得要死。

翻到了以前写的文,发现以前写的比现在强多了,至少当年我还会写对手戏。
我这个渣滓(目前死者情绪稳定.jpg)

无能为力真的很难受。

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用这种章子复健啊?!o>_
线条渣,手还抖。

美爆了啊!!!!
夜渣太棒了啊!!!!
(原地爆炸)
另外,谢谢太太给我邮寄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@夜渣本渣

三个小时的成果,勾线宛如帕金森
临摹的图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侵删。

胶带真好看!
胶带画,手账初学者QWQ

【杰医】寻宝者(是甜的)

cp为杰克X医生
这是一块不特别甜的糖
年龄操作有,年龄差十岁,也就是说,这个杰克是个大叔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
以下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杰克是一个监管者,监管者应该是冷静和果断的,但他现在有点儿慌。
他一慌就习惯性的想东想西。他想到了两天前碰到的空军,那个空军还蛮厉害的,一颗信号弹打得他头晕脑涨,成功地救走了椅子上的佣兵,跑出去的时候还击掌庆祝,别以为跑远了他就看不见!他想到了之前的园丁,执着地拆他的椅子,害得他抓到人只能带着到处走。他又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午后,阳光很好,那时他还是一个杀手,邻居家的女孩笑着对他说:“我不觉得大叔是坏人啊。”
他怎么会是好人呢,杰克想,但他是坏人又为什么要将女孩从失火的房子里救出来呢?他也不明白。
杰克像往常一样哼着小曲,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进行抓捕,实际上心绪纷乱。刚才在准备时看到的医生使他想起那个女孩对他说:“我以后要做个医生,像你救我那样救助别人。”他当时还想:那应该是做一个消防员才对。
之前做杀手的经验使他能够快速的抓住求生者。律师在椅子上徒劳地挣动着,殊不知眼前的杰克已经又进入了大脑放空的状态。
杰克又想到了那个可爱的女孩,她说:“我叫艾米丽,你要记得啊!”
艾米丽·黛儿,杰克想,她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。
在杰克面前,那个叫艾米丽的医生正在救走椅子上的律师。
似乎也成为了出色的医生呢,鬼使神差地,他没有下手,任她救走了律师。
她是为了宝藏来到这里的吧,这个笨蛋,这里哪有什么宝藏呢,杰克苦笑着摸了摸脸上的面具。
看着律师的图标恢复到了健康,他打开聆听重新寻找猎物,却看到一个身影向他的方向跑来。
真是个笨蛋,哪有向监管者投怀送抱的。杰克伸手环住了怀里因跑的太快而喘息着的女孩,太好了,她还记得他。复杂的心情使他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什么。
女孩渐渐平息了喘息,离开了他的怀抱。她伸出双手握住了杰克的一只手,嘴唇动了动,像是说了些什么,然后跑开了,跑了几步还回头向他挥了挥手。
尽管他不想承认,但他从开始便充满不安的心的确安定了下来。对他来说,这场对局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。
想到刚才女孩握着他的手,笑得一如当年,“大叔,等我”,她这样说。
杰克面具后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医生视角。
医生这是第五次逃脱,之前几次她遇到过小丑、厂长和鹿头,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脱,但也不是没有一线生机。当时仅剩医生一人,只要找到地窖就可以逃脱。她站在地窖旁边时犹豫了,明明只要跳下去就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,她却迈不出这一步。她想:我还没有找到宝藏,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。
她强忍住心中的恐惧,感受着心跳逐渐加快,她想:我不能走。
于是小丑就看到了一个明明到了地窖却不走的医生。后来小丑将这件事当成笑话讲给别的监管者们听的时候,杰克并没有在意。
在她的第五次逃脱中,她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她冲出去救下了椅子上的律师。希望律师能逃出去吧,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和女儿团聚吧,医生这样想。
她救起律师后跑向刚才的椅子,杰克在聆听,但是她不想再做个安静者了。
她冲到杰克怀里,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她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,但她知道他听不见。
感受到杰克的手很轻地拥住了她,医生思绪翻涌着离开了他的怀抱,握住杰克的手,“大叔,等我”。她知道他能明白的。
她还要去继续寻找带他离开的方法。
医生跑了几步,回头向他挥了挥手,等我,这次换我来救你出去。
她奔跑着,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,又想起了邀请函上的那个名字。
毕竟你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宝藏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(ฅ>ω<*ฅ)
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头像框
拜托大家给个热度吧(鞠躬)

《龙与少年游》路明非篇——by江南

这样的男孩谁能不爱呢?

凌君:

转回来,我仍旧爱着他,初心不变,真是无比让人幸福的事情


忘一眼之秋:



T^T,有的时候真的很为他生气




凌君bdg:







千千万万对逆的环境里总想找个理由支撑自己坚持非all,彷徨徘徊的时候又看回了这篇随笔,忽然就豁然开朗。








我怎么能不爱你呢?路明非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路明非真的很棒,对于某些年少而热血的读者、恨其不争的读者,我得说你们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,生活不是意淫小说,没有白来的升级机会,而路明非真的很棒,他的勇敢是真勇敢,从骨头里榨出来、从灵魂中淬炼出来的勇敢,我很希望自己能有那样的勇敢。








在《合肥尖沙咀》那篇随笔中,我讲了自己中学时候的往事,绝非什么令人骄傲的事,我和我的同学面堂兄在拳馆学拳,我们觉得自己有点本事了,每天都想着让我撞上歹人行凶我该怎么怎么样,我是多帅又多勇敢,我让那个被歹人欺负的女孩看我一眼就喜欢上我。但好几年之后,在我和面堂兄真的遭遇那一幕的时候,我们竟然没有反应过来,更别提冲上去挡在那个女孩面前虎吼一声了。








但路明非呢?确实很多时候他的勇敢后面有小魔鬼撑腰,可是他也曾在东京雨夜的深巷中驾驶一辆兰博基尼、带着他的小怪兽要杀出重围,他通过后视镜对自己下令,说路明非不要死,他把自己的潜力压榨到极限。无数把刀砍在他背上,疼痛的感觉令他介乎清醒和昏迷之间,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分辨不清现实和虚幻,他嘶哑地吼叫着,佝偻着背遮住趴在他膝盖上的女孩,那时天上地下都是雨,夜那么深,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,没有人帮他。








你怎么能不爱那样的男孩呢?








写那个桥段的时候我想着一个故事,某个酒局上,某个乐坛大拿跟我说的故事。他说他上大学的时候有些香港来的人,不知什么背景,总是来他的学校里泡女孩,他那时已经开始做创作了,某个机构请他们在五星酒店的餐厅吃饭谈合作,大家吃了价格不菲的菜,走下楼来,看见酒吧里一群香港人和同学中的漂亮女孩坐在沙发上,围着摆满饮料和果盘的茶几。香港人搂着他们心仪的姑娘,好像那是他的什么东西。那些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,香港人就起身拉着女孩要走,这时候女孩看到了这个兄弟,眼神有点惊慌。血气方刚的导演就拦在那个香港人面前,摆出流氓的架势说,自己走,别带我们的女孩。女孩没有说话,就是那位导演和香港人对峙。香港人骄横地说你把桌上点的这些东西的单都买了,这些都是我给女孩点的,你买了单,女孩就你带走,不然别废话。








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和导演也在吃一顿价格不菲的晚餐,我问导演说你怎么做的?导演抽着烟说我没那么多钱,那时候我一个学生党,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百来块钱,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买那桌上的单。然后香港人在他面前扔下一叠钱,拉着女孩的手走了。








很怂,超怂,怂得连我都不能接受故事的结果0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否经过导演的渲染,但我可以感觉出其中真实的那一面,疼痛和屈辱像是细小的蛇那样钻行在你的血脉里。








世界那么残酷,我们常常会被压得无法喘息,每个人都不是轻身上阵,而是背负了如山的重量在跋涉。对于年少热血的读者来说,有朝一日你们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你我共同的身不由己,能够压垮我们的不只是宿命、生死和孤独,也有金钱和势力这样的俗物。我们试图咆哮,但是没有人在意,甚至没有小恶魔想要收买我们的灵魂,哪怕是为了交换我们所认为的正义。








回到小说中雨夜深巷的那一幕,让我们代入路明非,那些挥舞着砍刀比你强的人都想夺走你怀里的女孩,因为她是猎物,她价值万金,而这个女孩依赖着你,害怕得瑟瑟发抖。这就好比那些有势力的男人拿着钱或者拿着刀对你叫嚣,另一只手抓着你在意的女孩,这时候你是拱手说各位大哥我跟这事无关你们带她走吧,还是端起一杯酒浇在对方的脸上对他说,去你妈逼!后面这种行为看起来很英雄,但是可能会要你的命,或者打得你连住半个月医院,想清楚这个结果,对着那些沉重的钞票和刀锋,你还敢端起那杯酒浇上去么?








路明非可是真的端起那杯酒浇了上去,他对这个世界不公平的那一面充满了少年人的愤怒,他有胆怯的一面,但他始终都相信着那些对的东西,他退到底线就不后退了,你再逼,他就跟你玩命。








我真喜欢这样的亡命之徒。








就像《进击的巨人》里三笠·阿克曼那句经典的台词,“没错……这个世界……原本就是残酷的,但却又如此美好。”那种被逼到尽头不顾一切的勇敢,在我看来那么美好,简直就是希望之光。








插一句,有的读者说,《龙族》里面能否把那些脏话都删了,首先我得说《龙族》里面其实没几句脏话,其次,小恶魔路鸣泽通过手机痛骂赫尔佐格的那句,“去你妈了个逼,谁是你的乖孩子?”我觉得简直太棒了啊,总有些时候彬彬有礼没法帮你对抗这个世界糟糕的一面,你怎能不痛骂那个象征人类心中最阴暗最贪婪一面的赫尔佐格博士?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我何止想骂他,简直想一拳打在他那张自以为是的臭脸上。








有那么几句很老套的话,大意是不看男孩会为女孩花多少钱,而看他有多少钱,又花在多少在女孩身上。从某个角度说,路明非一直以来都是个穷孩子,楚子航要奋勇一把,拔出他的刀就行了,恺撒也奋勇一把,抽出沙漠之鹰就好了,路明非要奋勇呢?就只有交换1/4的生命。








他只有四次交换机会,如今已经用掉了三次,没有一次用在自己身上。所以风间琉璃才会说他有狮子般的眼神,因为狮子是不会允许别的动物侵入它的领地的,路明非是个很穷的孩子,他的领地很小很小,只有那几个真正在乎他的人、看得上他的人、愿意帮助他的朋友,谁侵犯到了这些东西,他就会挺身而出。








路明非是个穷孩子,他很怂他很欠他很不霸气,但他从未吝啬过付出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真·恋爱养成·干爹门。我现在一读故事就出戏,笑到不能自己( •̀∀•́ )。hhhhhhhh

之前的大章,emmmm对我来说的大章。
透明胶带找不到了,只好用可塑橡皮去转印的印记。
印台颜色太浅,看不太清。
留白似乎比之前好了一点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