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木棉啊

可拆可逆,生冷不忌。
只会搞搞同人,还懒得要死。

【杰医】寻宝者(是甜的)

cp为杰克X医生
这是一块不特别甜的糖
年龄操作有,年龄差十岁,也就是说,这个杰克是个大叔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
以下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杰克是一个监管者,监管者应该是冷静和果断的,但他现在有点儿慌。
他一慌就习惯性的想东想西。他想到了两天前碰到的空军,那个空军还蛮厉害的,一颗信号弹打得他头晕脑涨,成功地救走了椅子上的佣兵,跑出去的时候还击掌庆祝,别以为跑远了他就看不见!他想到了之前的园丁,执着地拆他的椅子,害得他抓到人只能带着到处走。他又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午后,阳光很好,那时他还是一个杀手,邻居家的女孩笑着对他说:“我不觉得大叔是坏人啊。”
他怎么会是好人呢,杰克想,但他是坏人又为什么要将女孩从失火的房子里救出来呢?他也不明白。
杰克像往常一样哼着小曲,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进行抓捕,实际上心绪纷乱。刚才在准备时看到的医生使他想起那个女孩对他说:“我以后要做个医生,像你救我那样救助别人。”他当时还想:那应该是做一个消防员才对。
之前做杀手的经验使他能够快速的抓住求生者。律师在椅子上徒劳地挣动着,殊不知眼前的杰克已经又进入了大脑放空的状态。
杰克又想到了那个可爱的女孩,她说:“我叫艾米丽,你要记得啊!”
艾米丽·黛儿,杰克想,她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。
在杰克面前,那个叫艾米丽的医生正在救走椅子上的律师。
似乎也成为了出色的医生呢,鬼使神差地,他没有下手,任她救走了律师。
她是为了宝藏来到这里的吧,这个笨蛋,这里哪有什么宝藏呢,杰克苦笑着摸了摸脸上的面具。
看着律师的图标恢复到了健康,他打开聆听重新寻找猎物,却看到一个身影向他的方向跑来。
真是个笨蛋,哪有向监管者投怀送抱的。杰克伸手环住了怀里因跑的太快而喘息着的女孩,太好了,她还记得他。复杂的心情使他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什么。
女孩渐渐平息了喘息,离开了他的怀抱。她伸出双手握住了杰克的一只手,嘴唇动了动,像是说了些什么,然后跑开了,跑了几步还回头向他挥了挥手。
尽管他不想承认,但他从开始便充满不安的心的确安定了下来。对他来说,这场对局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。
想到刚才女孩握着他的手,笑得一如当年,“大叔,等我”,她这样说。
杰克面具后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医生视角。
医生这是第五次逃脱,之前几次她遇到过小丑、厂长和鹿头,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脱,但也不是没有一线生机。当时仅剩医生一人,只要找到地窖就可以逃脱。她站在地窖旁边时犹豫了,明明只要跳下去就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,她却迈不出这一步。她想:我还没有找到宝藏,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。
她强忍住心中的恐惧,感受着心跳逐渐加快,她想:我不能走。
于是小丑就看到了一个明明到了地窖却不走的医生。后来小丑将这件事当成笑话讲给别的监管者们听的时候,杰克并没有在意。
在她的第五次逃脱中,她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她冲出去救下了椅子上的律师。希望律师能逃出去吧,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和女儿团聚吧,医生这样想。
她救起律师后跑向刚才的椅子,杰克在聆听,但是她不想再做个安静者了。
她冲到杰克怀里,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她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,但她知道他听不见。
感受到杰克的手很轻地拥住了她,医生思绪翻涌着离开了他的怀抱,握住杰克的手,“大叔,等我”。她知道他能明白的。
她还要去继续寻找带他离开的方法。
医生跑了几步,回头向他挥了挥手,等我,这次换我来救你出去。
她奔跑着,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,又想起了邀请函上的那个名字。
毕竟你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宝藏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(ฅ>ω<*ฅ)
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头像框
拜托大家给个热度吧(鞠躬)

评论

热度(50)